3'-羟基-4'-O-甲基光杆草定的正离子裂解途径

3′-羟基-4′-O-甲基光甘草定的正离子裂解途径

3'-羟基-4'-O-甲基光杆草定的负离子裂解途径

3′-羟基-4′-O-甲基光甘草定的负离子裂解途径

首先对于裂解途径图中的一些默认设定再说明一下:(1)绿色背景为负离子模式,黄色背景为正离子模式;(2)质谱图中观测到的离子碎片的结构在裂解图中标注为“m/z ***”,如果结构下面没有,则表示其为裂解中间体(中括号省略了);(3)中性丢失碎片的标注为“NL: ***Da”;(4)结构上的单边箭头表示转移单电子,双边箭头表示转移一对电子;(4)不同碎片结构间的箭头指明裂解的过程,如果是双向箭头,则这两个结构是可以互变的。

今天这个化合物(3′-羟基-4′-O-甲基光甘草定,简称HMG)属于前几天介绍的光甘草定的衍生物,故有几条裂解途径与光甘草定的一致,我就不画详细的过程了,可以参看前面的文章,我主要解释与前面不同的地方。HMG的(B1,4-)比光甘草定多30Da,正好是多一个O+CH2;HMG没有看到C环2,3键断裂的碎片,这是由于B环的4′-OH被甲基化了,不能重排成稳定的甲烯酮结构(参看光甘草定的裂解);HMG的B环有两个相邻的酚羟基,它们的活泼氢可以分别重排到C-3和C-4上(裂解途径图右下角的结构),最终生成(A1,4-)离子m/z 175,同时失去178Da的非常稳定的结构。

正离子模式下,HMG生成与光甘草定相同的(A1.3+) m/z 189和(B2,3+) m/z 153,但没有看到丢失56Da的碎片,说明B环的取代对于呋喃异戊烯的断裂有很大影响。质谱图中还有少量的碎片m/z 215和147,推测它们为丢失B环,及进一步失去异戊烯单元的碎片。与一般异戊烯丢失56Da不同,这里丢失的为68Da (From m/z 215 to 147),可见这类呋喃异戊烯结构的特征并不明显,很难通过扫描特定的中性丢失把它们从混合物中检识出来。

3'-羟基-4'-O-甲基光杆草定的质谱图

3′-羟基-4′-O-甲基光甘草定的质谱图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化合物:3′-Hydroxy-4′-O-methylglabridin
分子量:354.4
分子式:C21H22O5
SMILES: CC1(C)C=CC2=C(C=CC3=C2OC[C@H]([C@]4=C(O)C(O)=C(OC)C=C4)C3)O1
InChIKey: PPBISUGOQDBBEL-CYBMUJFWSA-N
参考文献:10.1002/rcm.4215

–EOF–
文章来自[MS: 质谱与建模],微信号:MS4Fun,网站:msky.in,每天解析一个天然产物的质谱数据或分享自己在建模方面的心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