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为技术神癫狂,谁知技术害我伤!

我有一个优点,那就是专一;我有一个缺点,就是太过专一。这个专一与“用情”无关,只是我对技术的一种崇拜状态吧。这种状态让我可以轻易学会别人不敢涉足的一些东西,从而越陷越深。曾几何时,当别人在与女友逛街,或者在游戏中苦战的时候,我却在与我的所谓技术苦恋。在丁香园骨干版有个老帖,里面有@天天 拍的一个照片,从这里可以窥见十年前的我是多么无趣的一个人,但那正是我曾经的乐趣所在。

30856890.snap

因为我是学药出身,虽然工作中会用到电脑,但我钻研的很多东西与自己的专业无关。技术是把双刃剑,在解决问题的同时,往往自己也会被其解决,要维持不同角色之间的平衡,绝非易事。如果能给我再一个选择的机会的话,我宁愿多陪GF逛逛街。关于当时到底做了什么,很多东西不能写,否则有损我的光辉形象。但是,正是因为我对计算机比较熟悉,使我能够投机取巧解决我在钟老师实验室遇到的NMR解析问题。ChemDraw现在大家应用的已经很普遍了,但十几年前,国内使用这个的人非常少,而我所在的那个北方学校更是没有。我从北大天网的FTP搜索引擎找到了这个软件,虽然不大,但是对于当时的网速来说,可能要将近一天时间吧。当时电话拨号上网按时间计算,不可能给我长时间Down这些东西,所以我在计算机上动了手脚,只要有人上网的时候,电脑就会自动下载我需要的软件。ChawDraw的1H-NMR和13C-NMR预测模块,使用的是分子碎片的方法预测化学位移,里面存储了各种取代情况下的H和C的化学位移值,它只考虑平面结构,不考虑立体构型的影响,即便如此,这些数据对我解析一般的NMR提供了很大的参考,相当于我一下子有了别人解析NMR几十年的功力。这次的侥幸成功过关,使我对NMR产生了不过如此的看法,因此后继就没有花心思深入钻研,导致直到现在我对于NMR解析仍是半吊子。还好,我遇到了一个NMR解析的高手中的高手,那是来自鸭绿江的一只九头青蛙!与他也有很多故事,等自己头发全白以后再说吧。

在大众眼中,我们基本是头发乱糟糟、目光呆滞、思维跳跃、半天不语或者突然语速极快,搞得周围的人不知道我们在干嘛的一群人。为了掩饰自己的失态,经常要编一些自己都感觉奇怪的理由搪塞过去。其实这些都是技术着魔后遗症的表现,无药可救。我们有很傻的一面,也有非常高傲、自负、目空一切的一面,最烦别人问一些白痴问题,比如,“我的电脑坏了,该怎么办?”(还用问吗,去买台新的呀)“我不会解谱,怎么办?”(学呀!)“我这个软件安装了不会用,怎么办?”(还是卸了吧)“我的软件运行不正常,怎么办?”(投诉微软吧!)“高手救命呀,跪求。。。”(建议去庙里跪菩萨!)这些白痴问题的一个共同点就是,不是很大就是很空,从不详细描述问题的状况和前因后果,只是把问题一丢,好几天不见人影,帖子都翻页了,还不知道他的具体问题是啥!既然你敢这么不用心的问,我就敢特么不用心的不理或调侃,反正你又不是我老板,不会给我发工资,我没有求着你把你的问题告诉我的义务。至于该怎么提问,请用Google搜索“提问的艺术”!(待续)